登录

×
登录

注册

× 注册

善意的强奸

•  发布时间:19-06-11 15:53:11   •   作者:管理员   • 收藏 0

 她是我们领导的妹妹,比我大8岁,和老公也关系很好,不幸的是她老公几年前男根上长了一个东西,切除了大半个阴茎。后来也花了大把银子做过几次外科整形,外观上看没什么了,但就是不好使。她老公是一个有身份也有修养的人,考虑到自己的情况曾努力说服妻子离婚,但她不同意。后来她老公没办法,就劝她在外面找一个相好,说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不要染上病就行。她为此还和老公大大地吵了一架,从此十分注意按时上下班,决不在外逗留,甚至单位活动也不参加了。弄得她老公一度深觉拖累了妻子,情绪十分消沉。

  这一切都是我给她孩子义务辅导功课的时候知道的,而且是她老公亲口告诉我的。当时我也没想太多,主要是对他的遭遇感到十分不幸。后来,她老公直白的征求我的意见,说脱离一些庸俗的想法,但毕竟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问我能不能满足一下他妻子。他的话把我吓住了,一边赶紧拒绝,一边找话安慰他。离开他家后我都不敢再去给他孩子辅导了。对此,我们领导还埋怨过我,说他妹妹的孩子学习正处在关键阶段,我这样做是不负责任的。领导的态度让我想了很多,我想到无论是以我们领导的身份,还是他妹夫的身份和家境,完全可以请专业辅导老师呀,为什么要我去辅导?而且他妹妹的孩子学习本身就很不错的,是一个很聪明乖巧的小姑娘。也许我们领导也有其它的深意,只是不便直说罢了。

  就这样,两周之后我再去他妹妹家辅导功课,同时也给他妹夫道了歉。半年后,小姑娘顺利地考上了重点高中。孩子去上高中后,为了庆贺,一个周末他妹夫开车带我和他妻子去某地旅游。到目的地已是下午。在当地一家宾馆住下后,他妹夫说去会一个老朋友,把我和他妻子留在了宾馆。晚饭时分他打来**,说他和朋友在一起,让我们自己吃饭不要等他了。晚上九点多钟,他又打来**说他酒喝多了,也想和朋友多聊聊,晚上不回来了。

  这时,我明白了一切。放下**,好好地洗了个澡,去敲他妻子的房门,进去和她聊天。她穿着睡衣,看样子已经上床了。我们一边看电视一边闲聊,我故意时不时地说一些男女方面的事,她听了直拿眼睛瞪我,说时候不早了,要赶我会房间睡觉。我实在没辙,干脆扑上去把她压在床上。她拼命挣扎,还好喊。我堵住她的嘴说:你喊吧,最好把警察喊来去你单位了解情况,你的名声就好了!她听了,果真不喊了,只是拼命挣扎,满脸流泪。毕竟我是34岁身强力壮的男人,她是40刚出头女人,她挣不过我,被我反身压在床上。或许是知道反抗没用,或许是挣扎了一会没力气了,最后爬在床上不动了。我用睡衣上的束带反绑住她的双手,后头看她,睡衣下除了内裤,连乳罩都没穿。我开始骑在她腰上,吻她抚摸她,她把头埋在床上呜呜地哭。我没管,不断地吻她脖子、耳根、肩背等,一只手摸她乳房,一只手从后面伸进去摸她阴部,大约半个多小时后,在我的玩弄下,她呜呜的抽泣声中逐渐开始夹杂呻吟的声音,再后来基本上都是呻吟声了。我觉得时机到了,起身站在床边,双手提起她的腰,直接从后面就插了进去。插了一会儿,她小声说:把我的手放开。于是,我解开了绑她双手的带子。没想到她双手刚一放松,抓过床上的枕头转身就向我打来。我本能地躲过,抓住她的肩膀按在床上,也不管她的感觉了,直接就是一阵猛插。也许是我发了狠的缘故,结果连10分钟都不到我就泄了。

  完事后,我坐在床边点了一根烟,她趴在床上哭了几分钟,抓起睡衣就进了卫生间,哗哗地洗澡。洗了一阵没了水声,估计是洗完了,但就是不出来。我感到奇怪,就去敲卫生间门,一边说一些安慰的话。敲了半天,她打开门出来,看也不看我,一声不吭地上了床,背对着我。这时,我也觉得自己刚才太鲁莽了,于是一边道歉一边安慰她,也说一些她很漂亮、很有魅力等女人爱听的话。后来我去抚摸她的头发,她伸手就打了我一下,说了声“滚”,就再不理我。我说,那你休息,我走了,她不吭声;我又说,你这样我不放心,我不走了,她也不吭声。我还真的有些不放心,所以没走,坐在那儿看电视。

  电视上一些暧昧的镜头又激起了我的欲望,于是我凑过去吻她额头。不知道她是睡着了还是怎么回事,她没有吭声也没有动静。于是我搬过她的身子,解开她的睡衣,爬到她身上开始从头到腹一路吻下来。她没任何声息,但我看见她紧闭的眼睛有一滴泪水从眼角流下来。我忽然觉得心里很心疼她,就侧躺在她身边说一些安慰的话。也许是这次说话带这一丝心疼,说的也是真心话,所以我感觉她的面部表情有一点缓和的迹象。我一边说,一边抚摸她的全身。后来,我打开她双腿的时候也没有遇到太大阻力。爱抚都一定火候,我再次插入,她紧闭双眼,但不一会就开始有小声呻吟,尽管眼角还挂着泪水。因为是第二次,时间比较长一些,十多分钟后我就感觉到她的阴道开始了收缩。我知道她来感觉了。就问她,是不是高潮了?她不回答。我又问,要不要歇一会儿?她“嗯”了一声。于是我抽出来,紧紧抱着她躺在床上。她始终闭着眼睛,但这次把头主动贴在了我胸前。我一边爱抚她,一边给她讲我童年的一些趣事。过了大约半个小时,我说我还没射呢。她还是不吭一声,却用手狠狠地掐了我的腰一下。这一掐,我就像得到了将令一样,起身吻她,逗弄她,然后插她。她也偶尔发出“啊、啊”的声音。完事后我要她和我一起去洗,她坚决不肯。我们分别洗后躺在床上。我说,我再抱你一会儿就过我自己的房间睡觉。没想到,可能是因为累了,就这样抱着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我吓了一跳,一看他老公还没有回来,赶紧起身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就回去了。回到自己房间,更是惊得我一身冷汗。因为我的床头放着一把钥匙和一张纸条,纸条上面写着:我回来太早,不想打搅我老婆睡觉(她爱睡懒觉),就来找你,看你不在房间,也不知道你去哪儿了。我朋友有些事情需要我帮忙,我就和朋友返回了。车钥匙留给你,你们去景点看看,这里的景色挺不错的。房费我已经付到了明天,你不用操心。明天返回时,一路上要注意安全。

  我一屁股坐在床上,心里有说不清的滋味。想了一会,我赶紧拨通了他的**。他在**里说:真的不好意思,我把你叫出来玩,可是不能陪你了。我朋友的事很重要,不能耽搁。我本来想这次好好去野鹅沟拍几张照片,好在你的摄影技术也不错,那就请你代劳了,一定要给我拍几张好照片啊。游玩时要是有啥事情,你就说我朋友的名字,他是这个县教育局局长,面子还是管点用的。

  洗嗽完毕,我去餐厅吃了早餐,还带了一份上来给她。她也起床了,正在梳理。看见我脸一红,没有理我。我告诉她说,她老公今天有事,让我们去野鹅沟,还要拍几张照片带回去。她听了拿起**,我知道是给她老公打的,就站在一边没有吭声。也不知道**里怎么说,反正她吃过早餐就和我一起上路了,一路上也不怎么和我说话。下午回来,我问她明天怎么打算?她说见到她老公再说。我说你老公都回城了,你不知道吗?她很吃惊。我忙说,上午你给你老公打**,我还以为你知道了呢。她一副茫然的表情。我拿出她老公留的纸条,她一看,死活也不等明天,立刻就要回家。我怎么说也没用,只好开车返回。本来我还想找机会在路上干一次她,结果从后视镜上看她一直阴沉着脸,也没敢放肆。到她家楼下,已经是晚上10点多钟了,他老公下来接她,她打了她老公一耳光,一句话也没说就上楼了。我也知趣,把车钥匙交给她老公,说了声你赶紧上楼吧就走了。

  第二天,我也没敢主动打**询问,等来一天也没有**来。然后,就是星期一上班,开始一周的正常工作。半个多月后,她老公打**过来,说马上要放国庆长假了,她女儿想见我。我推辞再三也推辞不过,只好答应。这次我们是去郊区的一个公园野炊,而且也带上了我老婆和孩子。六个人大人小孩在一起也的确很热闹,我看他老婆的神情也没什么异常了,只是和我说话很少,倒是和我老婆在一起嘀嘀咕咕的,偶尔还发出一些会心的笑。国庆节之后,我老婆去外地搞调研。一个下午,我正在办公室电脑上和以前的那个女军官聊天,她(我单位领导的妹妹)打来**,这让我吃惊非小。她说她现在正在我居住的小区里,在她的一个朋友家里,她想看看我的家是怎么个样子。

  我听了,赶紧和主任打了个招呼,就匆匆回家了。她进了门,在我的家里四处看看了,特别是看了我的书房。说,老婆不在也把家里搞的干干净净,很整洁啊。我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讪讪地笑了笑。没想到她说,你知道我那天为什么没有反抗到底吗?我没说话,用眼睛询问。她说,你给我家孩子辅导那么长时间,我觉得你是一个很有文化修养的人,所以在心里头不反感你。要是换了别人,我会和他拼命的!她的话让我很吃惊,我不知道她说的这些不反抗的理由够不够充分,所以对那天的事一个劲道歉。我请她坐,倒了一杯水给她。她接着说:但是那天我还是挣扎了,这是女人的本能。我赶紧抱住她,说,大姐,你也别多想,我真的是很喜欢你。那天的冲动,也是我的本能啊,大姐,请你原谅我! 她听了我说的话,有些微微颤抖。我抱起她放在床上,一边吻她一边解她的扣子。这次她没有挣扎反抗,也没有主动配合,就这样我们又做了一次。临走,她说:你大哥出了那样的事,这几年我本来都绝望了,也打算绝望下去,但是你,又重新给了我感觉。你知道,这种感觉会让人欲罢不能。大姐不是轻贱的人,你是第二个碰了我身体的男人。只要你也不反感大姐,以后大姐偶尔会来悄悄找你。我赶紧说不反感,不反感,我真的喜欢大姐。就这样,我和大姐成了固定的性友,基本上一个月大姐总要来找我一两回。

  我发现,自从我和大姐的关系固定下来,我们领导也对我格外眷顾,当年我就被提名为单位的先进工作者。第二年,领导要被调往北京总部,参加欢送会的都是中层以上的领导干部,而我是个例外。领导在欢送会上说,我是他的亲戚,希望在以后的工作中,大家对我严格要求。满桌的中层干部都说,十几年了大家都没看出来,还是领导清正廉洁啊。他们把一大堆高调奉承的话送给了领导。领导走后,我很快就被从办公室调到一个业务处室,翻过年,我就当上了这个业务处室的副处长,从此也成了中层干部的一员。

  全文完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