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登录

注册

× 注册

优秀的备胎

•  发布时间:19-06-09 14:29:16   •   作者:管理员   • 收藏 0

做为一个备胎,陆羽很痛苦,非常的痛苦。认识她,应该有七八年了吧。从高中,到大学,到现在已经参加工作快两年了,他千般殷勤万般讨好,从一个普通的同学,变成她的朋友,她的好朋友,她的异性闺蜜,她的——备胎。而他的同事,却因为他而认识了她,并且毫不费力的将她追到了手,并且就在今天,就是现在,拉着她正式踏入了婚姻的殿堂。   网上不都说优秀的备胎,文能静心侃大山,武能上床翻江海么?可是陆羽他呢,从她口中听到的秘密不少,却始终上不了她的床。唯一能让他回味无穷的,也就只是他洗过她的贴身内衣裤,他偷看过她白花花的乳房,他偷偷摸过她的身子,他偷偷亲过他的嘴。

  他们关系很好,非常好,好的形影不离简直可以穿一条裤子。当然,是否合身忽略不计。也正是因为他们的关系非常好,所以,一旦发生吵架这种事情,她往往会选择离家出走借住他家。

  而她,据他所知是个娇生惯养的小公主,指望她做家务,无疑是望眼欲穿等着天上掉馅饼。哪怕是洗完澡后换下来的衣服,她都是直接扔给了他,包括那贴身的内衣裤。这也是为了什么直到现在他都不曾去买洗衣机的原因,不是没钱,而是为了能够在洗衣服之前做以为猥琐的事情。

  而他,自从她时不时的不请自来霸占他的床借住他家以后,他便再也没有换过房子,始终住在那小小的单间里。为的,就是方便在她睡着后他能够偷看她,偷摸她,偷亲的。当然,他没胆子真的上她,要不然他也不会现在还担任着备胎这个职位,早就成为她的丈夫、情人抑或是恨不得一刀宰了的仇人了。

  看着前面喜笑颜开的两位新人,陆羽突然发现,自己是如此的悲哀,明明是自己喜欢的女人,明明是自己喜欢了七八年的女人,却嫁给了别的男人,自己还得送上一份大大的红包。愤怒、嫉妒、后悔……万般滋味化作辛辣的液体滚入肚中。

  酒足人散,跟着一帮闲的没事做瞎扯淡的家伙说什么闹洞房到新房闹腾了下,眼看着夜已经深了,酒喝的也确实多了些,那帮扯淡的家伙也陆陆续续的走了,陆羽也跟着想要走人,不料却被新娘王筝叫住了。

  「怎么,你们俩的洞房花烛夜,还想让我留下来陪你们一起过不成?」看到人已经走光了,新郎官也不知跑哪去了,客厅里便只剩下自己和新娘,陆羽脱口而出打趣道。

  「是啊,我想让你陪我过,好不好?」让陆羽惊讶的是,王筝竟然扑进了他怀里,红着脸说道。

  「什么?」听到王筝的话,陆羽一脸震惊。虽说两人关系好,可也没好到让他参加他们的洞房花烛夜吧。

  「别问,也别说,你只要知道今天晚上我是你的,这就行了。」王筝小声说着,手却隔着裤子抓住了陆羽的鸡巴轻轻的揉捏着,抬脚往卧室走去。

  「咕……」猛吞了口口水,陆羽有种做梦的感觉,这可是他一直想追却一直不敢追的女孩,此刻,却在新婚夜,穿着婚纱躺在他怀里,还抓着他的鸡巴。好吧,就当这是做梦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春梦。陆羽心中想着,不由的伸手抱住了王筝,手掌穿过王筝的腋下握住了王筝的乳房。

  「嗯……」王筝轻轻的哼了一声,脸更红了。

  「给你。」一进卧室,王筝便挣脱了陆羽的怀抱,将床头柜上放着的一把剪刀递给了陆羽。

  「这是?」陆羽不解的看着手中的剪刀,问道。

  「你们男人不都喜欢刺激么,剪新娘子的婚纱,让新娘子穿着被剪烂的婚纱跟你做,怎么样,够刺激吧。」王筝抛了个媚眼说道。

  「咕!」猛吞了口口水,陆羽拿着剪刀,哆嗦的在王筝身上比划着开始设计起来。

  五分钟后,陆羽一屁股坐在床边,抽着烟欣赏着这件自己一手设计并亲自裁剪的婚纱。短短五分钟时间,王筝身上原本圣洁的婚纱,变成了一件用婚纱布料做成的性感淫靡的吊带超短裙。

  上半身只有两根拇指粗的布条从肩膀垂到腰间,连接着下半身的短裙。胸罩自然被陆羽减掉扔在地上,两颗坚挺饱满的乳球完全暴露在外,只有乳头部位刚好被布条遮挡住。不过这也是因为王筝一动不动站着的缘故,相信如果她动一下的话,那乳头肯定也会露出来。

  下半身则是齐屄超短裙,而且还是波浪形的裙尾,就是王筝一动不动,也能看到些许诱人的蜜穴。再往下,则是一双白色网状吊带丝袜包裹着王筝修长的双腿。

  「漂亮吗?」王筝展开双手转了个圈,妩媚淫荡的问道。顿时裙角飞扬,丰满的臀部和双腿间那美丽风景,完全落入陆羽眼中。就连胸前那两颗粉红葡萄,也脱离了布条的遮挡,彻底暴露出来。转完圈,王筝一屁股坐在了陆羽双腿上。

  「漂亮,漂亮,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最性感的新娘。」陆羽猛吞了口口水,痴迷的说着,再也忍不住了一口吻住了王筝的唇,而他的手分别也握住了王筝的乳房伸入王筝的双腿中。

  「唔……恩……」王筝热情的回应着,在热吻中,一件件男人的衣服经过她的手被扔在了地上。

  「好大……」趴在陆羽身上,王筝握住陆羽的鸡巴惊叹道,随后伸出舌头舔舐起来。她的蜜穴则送到了陆羽嘴边,任由陆羽舔舐。

  「喜欢吗?好吃吗?」陆羽嘿嘿笑着问着,肆意的揉捏着王筝的屁股,肆意的舔舐吸允王筝的蜜穴,甚至将舌头插入王筝的蜜穴中轻轻的抽插几下,又或是将手指抽插几下。王筝可不知熊飞这一个曾经的男朋友现在的丈夫,在这七八年里,她可是换了五六个男朋友,她甚至跟他聊过她的那些男朋友们的性能力。所以,他压根不用担心会用手指捅破了她的处女膜,她的处女膜早就被人夺走了。

  不过说起来,这也是一件憾事吧。

  「喜欢,我最喜欢你的大鸡巴了,最喜欢吃你的大鸡巴了。」王筝淫荡的说着,说完一口将陆羽的鸡巴完全吞入口中。

  「你这个小骚货,不,不对,你这只小母狗,欠肏的小母狗。」享受着王筝的口交,揉捏着王筝的屁股,舔着王筝的蜜穴,陆羽嘿嘿笑着,如同以往做春梦般肆意的羞辱着王筝,说完还用力拍了下王筝的屁股。

  「唔……我是母狗,我是欠肏的母狗,汪汪……主人,母狗的骚屄好痒,请主人用大鸡巴狠狠的肏母狗的骚屄。」吐出口中的鸡巴,王筝扭着屁股淫荡的说着,居然还学了两声狗叫。

  「你这小母狗,主人我今天非肏烂你的骚屄不可。」听到王筝口中如此淫荡的话,陆羽哪还忍的住,一把将王筝从身上掀了下来一翻身趴在她身上,坚硬的鸡巴对准她的蜜穴。

  「肏吧肏吧,母狗的骚屄早就想被主人的大鸡巴肏了,啊……插……插进来了……好……好舒服……啊……用力……用力肏母狗的骚屄……肏烂骚母狗的浪屄……啊……」王筝妩媚的说着,哪知道说到一半陆羽的鸡巴便插了进来,顿时让她疯狂的浪叫起来。

  紧凑的阴道,淫荡的浪叫,刺激着陆羽的每一根神经,兽性大发,陆羽顾不得王筝受不受的了了,抱住王筝的大腿大开大合疯狂的抽插起来,仿佛真的要将王筝的蜜穴插烂般。

  「啊……慢点……慢点……我……我受不了了……啊……死了……要被肏死了……啊……啊……」在疯狂的抽插中,王筝歇斯底里的大叫起来,甚至好几次出现了短暂的窒息,只看到大张着嘴却没发出一点声音。

  或许是终于肏了这个暗恋了多年的女人,或许是在别人的新婚之夜尽情的肏别人的新娘实在太刺激了,没多久,陆羽便感觉到自己快要射了。他知道自己没戴套,但是他并没有将鸡巴拔出来,而是进行了最后的冲刺。十多次抽插后,他将鸡巴完全插入王筝体内,将滚烫的精液一股股射进王筝阴道深处。

  「啊……啊……」被精液一烫,王筝也跟着大叫着在颤抖中高潮了。

  「呼!」发泄完毕,陆羽拔出鸡巴,半躺着靠在床头上,一手抱着王筝,一手夹着根烟惬意的喷云吐雾起来。

  「陆羽,你太厉害了,你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男人。」紧紧的抱着陆羽,王筝红光满面的说道,她似乎并不但是自己被内射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阿筝,这到底是怎么会事?你怎么……还有熊飞,这可是他家,这可是他的新婚夜,你可是他的新娘,他人呢?跑哪去了?就这样任由你跟我……」抽着烟,陆羽开口问道。他终于清醒过来,终于知道这是真的,而不是在做梦。

  「他啊,他在隔壁屋跟他的小男朋友在一起呢。你不知道吧,其实,他是个同性恋,只喜欢男的不喜欢女的。之所以跟我结婚,只不过是不想让人说闲话罢了。他可是巴不得我跟你这样呢,便宜你总比便宜那些不认识的男人好。你也知道,他是个很爱面子的人。」王筝嘻嘻笑着说道。

  「什么?熊飞他是……同性恋?那你……」王筝的话,无疑将陆羽震了个外焦里嫩,很是难以置信。

  「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我知道他是同性恋还要嫁给他?还不是因为你。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喜欢我么?你以为我为什么什么都肯跟你说?你以为我为什么隔三差五就跑你家住?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我的内裤做龌蹉的事么?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偷看我偷亲我甚至对我动手动脚么?」躺在陆羽怀里,王筝轻轻的在陆羽胸前画着圈圈笑着说道。

  「啊!我……我……你都知道?那为什么……」陆羽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多年来自以为隐藏的很好的小秘密,原来王筝早就知道了,而且一直默许着。

  「你这笨蛋,认识我这么多年,你难道看不出来我也喜欢你么?别问我既然我喜欢你为什么我还要嫁给熊飞。你这个胆小鬼,不但不敢跟我告白,就连我送上你家躺在你的床上,你也只敢趁我睡觉的时候偷看我偷摸我,却不敢真的做。

  我可不想我的丈夫是个胆小如鼠的胆小鬼。所以,我嫁给了熊飞,我不当你的老婆了,我要当你的情人,当你的小老婆。」王筝眨着眼嘻嘻笑着说道。

  王筝的话,让陆羽呆住了。是的,他很胆小,非常胆小。这么多年来,他无数次的想要跟王筝表白,却始终也没有。他害怕,害怕他表白失败,连朋友也做不成,甚至连见都见不到。所以,他才会一直苦苦暗恋着,不敢让王筝发现。却不知道他的做法,不但害苦了他自己,也害苦了王筝。以至于王筝做出了如此极端不可思议的选择。

  「对不起,是我的错。」此刻,除了一句对不起,陆羽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没事,其实,这样也挺好的不是么?不过熊飞说了,我们俩做什么他都不管,但是如果有了孩子的话,要跟他的姓,上他的户口,而且,你要支付一半养孩子的钱。他可以为了面子支付一些费用,但是不能全部都让他给。」王筝笑着说道。怪不得她并不害怕被内射,原来孩子的问题已经解决了。

  「行,行,没问题,没问题。」陆羽连忙点头说道。

  闲聊了一会,陆羽一个翻身,再一次趴在了王筝身上。

  「啊?还来?让我歇……啊……讨厌……」再一次被鸡巴插入,王筝翻了翻白眼,却也没有拒绝。毕竟这一天,陆羽等了很多年,她同样也等了很多年。

  ……

  半年后。

  「我回来啦。」随着一声叫喊,王筝一屁股坐在陆羽大腿上,而陆羽,也习惯性的将手伸进了王筝衣服内,把玩着王筝的乳房。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怀孕了,你要当爹了。哦不对,是干爹。」王筝嘻嘻笑着说道。

  「真的?」陆羽大喜,半年的努力,终于让王筝怀上了他的孩子。虽然明面上只是干爹,不能跟他姓,不能上他的户口,但是,他还是很高兴,很兴奋,毕竟这是他的孩子,是他努力创造出来的生命。

  「当然是真的。」王筝一脸幸福的说道。

  「那么,为了庆祝我即将当上干爹,为了庆祝你即将当上妈妈,我们是不是应该举行什么庆祝活动啊?」陆羽嘿嘿笑着,将手伸进王筝裙子内,肆意的抠挖着王筝的蜜穴。

  「讨厌……」翻了个白眼,王筝站起身,掀起裙子,脱下内裤,跨坐在陆羽大腿上,掏出陆羽的鸡巴塞入蜜穴中。

  淫靡的庆祝活动,正式开始。

  【全文完】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