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登录

注册

× 注册

骚动少妇下体的秘密

•  发布时间:19-05-15 14:37:42   •   作者:管理员   • 收藏 0

 苏媚玲坐在她的梳妆台前,仔仔细细的为自己妆扮一番,看她穿着一套艳红色的性感睡衣,全身喷上迷人的果味香水,蕾丝锈花遮不住里头性感的乳峰,短短的衣襟下摆完全露出她雪白的双臀及修长的美腿,往前面一看,就会看见她稀疏的卷毛及耻丘裂缝媚玲这样的打扮是因为今晚的气氛非常的好,从晚餐开始,她就能感受到丈夫灼热的眼神跟体贴,她知道今天晚上,丈夫一定会要求跟她做爱,想到这儿,脸就不知不觉的发热起来小美人儿…在想什么…一直发呆…你今晚好美好香喔……

  她的丈夫奇哥走过来身后,在雪白的细脖子上面轻轻一吻,温柔的拍着她的臂膀老公啊…抱我…抱我…

  媚玲撒娇的钻进丈夫怀里头,让他抱到床上去媚玲…我…我…我好担心…不知道今天还行不行…

  老公…你是最棒的啊…一定行的…来…让老婆帮你… 倚在床上的媚玲跟丈夫打完气,马上钻进丈夫的跨下,轻轻抚着男人的宝贝老公啊…今天的弟弟很有精神喔…

  媚玲一说完,马上将丈夫的阴茎放进嘴里头吸吮着在媚玲的巧舌吸吮之下,丈夫的阴茎开始有了些生气,萎萎缩缩的站了起来[小美人儿…快…就是现在…]

  丈夫急切的呼喊着,他迅速的把媚玲推倒在大床上,猛力的将下体阳具往她的阴阜靠,龟头很不容易的来到穴口前,很不幸的阴茎又萎靡不振的软下去[唉…小美人…对不起…]

  丈夫失望的瘫在床上,懊恼不已[老公…你一定行的…来…我们再试一次吧…]

  媚玲抛弃了以往的矜持娇羞,主动的爬到丈夫下体的地方,张开小嘴来将整支阴茎吞进去,又吸又吮的想让它站起来,媚玲含了一阵子的阴茎后,小嘴移到丈夫卵蛋的地方,将二粒睾丸放进嘴里头揉搓[喔…好爽啊…啊啊…对对…啊…再亲一下…啊啊…小美人儿真会舔宝贝…喔喔…啊……]

  被媚玲的巧嘴拨弄下,阴茎抽搐几下,终于打起精神站起来啰[小美人儿…快…下面靠近点来…]

  [嗯…]

  听见丈夫如此的要求,媚玲害臊的将下体跨在他的脸上,属于女人最私秘的花蕊,就这么贴在丈夫眼前,媚玲经过刚才对丈夫的一阵口交刺激下,阴阜正泊泊冒着透明水液出来,大腿这么一张开来,大阴唇也就跟着分离开,露出里头粉红的嫩肉,连原本隐藏在花蕊上缘的阴核,都含春发硬的凸出来[哇…小美人…你的阴阜妹妹真美啊…]

  二人用着女上男下69式的姿势,由媚玲帮着丈夫口交,奇哥的情欲进展的更快了,丈夫闻到媚玲下体的女阴气味,嘴里头尝到美味的淫液,眼睛看到绽放开的美丽阴阜及粉红色的菊花肛门,体内马上涌出一团火球来,血液迅速冲到下半身,阴茎瞬间变的粗大起来,龟头也涨大的发出乌黑的亮光[老公…快来吧…]

  丈夫用最快的速度将龟头顶在湿滑的阴道口用力的往内一刺[喔…啊啊…喔…]

  二人都同时发出痛快的欢呼呻吟[啊…我好快乐喔…] 媚玲皱着细眉,忍不住娇喘的吐出她的欢愉[啊……] 奇哥突然间停下摆动,从媚玲身上爬起来,俊秀的脸庞慢慢皱成一团[老公…别泄气嘛…嗯…都是我不好……]

  啪~~奇哥突然对媚玲甩了一个耳光,然后气冲冲的离开(奇哥的鸡巴,在媚玲的身体里面软化了)[奇哥…对不起啊…]

  抚着火辣辣的脸颊,媚玲对着丈夫的背影哭喊着,但是奇哥仍旧头也不回的离开,留下独自啜泣的媚玲哭倒在床上(怎么办,半年前发生的梦靥何时才会散去呢?唉~~~~)媚玲开始回想着这一切事情的始末原来,她俩人在半年前蜜月旅行时,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情,从此让奇哥变成阳萎,就算有一时的坚硬,只要看见媚玲性欢愉的表情模样,阴茎也会不支的垂倒下来,为何俊帅又风流倜傥奇哥,会有如此难堪的问题。

  这事要从几年前讲起苏媚玲今年才19岁,与35岁的丈夫奇哥新婚才半年的时间,您也许会奇怪,怎么二人的年龄会相差这么大呢,原来,她的丈夫奇哥原本是个闪亮的偶像名星,23岁初出道时就组成偶像团体----G5合唱团,奇哥是主唱兼吉他手,是当时每个少女最崇拜的偶像了几年之后G5合唱团解散,奇哥单飞后唱片仍然大卖,后来奇哥转战大屏幕拍电影,偶像剧的成绩也非常的响亮,在媚玲高中时代就对他非常的着迷,房间贴满他的剧照,跟同学一同追逐奇哥的一举一动,讨论着奇哥与其她女明星的绯闻,每逢假日也会去参加奇哥的签名会,一睹偶像风采后来,媚玲尝试写信给她心目中的偶像,但是,经过几次的书信联络,往往像石沉大海般的完全没有响应[阿媚啊…你可以寄你自己的照片给他啊…阿媚是我们学校的校花耶…寄照片给他一定会让他记得你的喔…说不定啊…他还会找上门来娶我们家媚玲喔…哈哈…]

  同学只是句玩笑话,但是媚玲却很认真的听进去,她选在奇哥生日前夕寄上卡片祝福他,顺便挑了几张她最满意的生活照片一并寄给他,这次果然奏效,几天后媚玲收到奇哥的回信了,信中虽然只有几句短短的祝福,但是这足够媚玲高兴一辈子了媚玲虽然课业繁重又有升大学的压力,但是媚玲还是不忘每周写封问候信给奇哥,并随时附上自己的生活照片,虽然奇哥的回音总是那么的渺茫,但是让处于情豆初开的媚玲,有了课业以外的精神寄托,而奇哥的演唱事业渐渐走向下坡了,偶像市场的竞争非常激烈,出道歌手的年纪越来越年轻化,奇哥也在这波趋势下,唱片销售不如以往,大屏幕只能排在二线,要不然只能演个性格的大反派过过瘾,但这一切都不会阻止媚玲对他的崇拜。

  所谓女大十八变,升到大三时候的媚玲,变得更加漂亮了,胸前一对莲雾般的小丘,发育变成傲人的小山,阴阜耻丘的细毛虽然仍长的不浓,但是毛丛里头的粉嫩阴唇瓣,也从小姑娘单薄的细缝中,累积丰厚的脂肪渐渐变成玫瑰花般的鲜艳,粉嫩的大阴唇包藏着未经人道的阴缝,有时媚玲在睡梦中会不自觉的去搔动那片处女地,她用指头搔着私密下体上缘的阴核,脑海里唤想着奇哥这位白马王子,很快就得到满心的喜悦和性福感,事后下体印出一大片湿濡来,到了必需从新换过内裤才行的地步,后来她听同学们讲才知道,原来她每天都是在手淫一如湛放的花朵吸引蜜蜂蝴蝶的围绕,媚玲也常被无聊男子骚扰着,她很困惑为何总会被人抚摸身体,在公车上在马路上或是逛街看电影,就是会有令人恶心的男人借机会靠近她,试图要抚摸她的胸口或是大腿臀肉,连学校满头白发的老老师,都会不怀善意的观看她的身体,让少女时候的她备受困扰一进到房间里头,看到有如上帝般的偶像之神,媚玲有些昏眩的倒在奇哥怀里,奇哥一根湿濡的热舌就这么钻进她嘴里头,情逗初开的少女初吻自动的送给偶像了,有如触电般的快感袭上心头,让媚玲又酥又麻的倒卧在他的大床上奇哥果真是少女杀手,他的手技巧的抚在媚玲的胸口上,隔着衣服轻轻的搔着她的小巧乳房,又在媚玲的耳边吹着气,马上将她一颗心给完全融化掉,让男人的一双手钻进她的衣服里面任意探索,媚玲知道她保存了18年的处女身份,今夜将要自动献身给她的神奇哥贪婪的看着眼前的少女酥体,心中早已暗自窃喜,又将有一个玩物落入他的手中,这几年下来,不知道有多少少女就这样的落入他的手里面,成为他闲暇时的性玩伴,随意把玩之后,就会将她们丢在一边,如果女孩上门哭闹的话,就交由事务所的人打发,奇哥的这种风流个性,还真的为唱片公司惹了不少麻烦奇哥的一张大手突然伸进她的内裤里头,在她的耻丘裂缝上面磨擦,指头沾上淫液就压在阴核上卖力的磨擦着,在奇哥的挑逗之下,媚玲下体升起一股热意,脸颊泛着红光,有一半是因为害羞紧张,一半是由于性冲动,让媚玲看来更是骄羞抚媚,奇哥摸着滑嫩无比的雪白肌肤,压抑不住体内的欲火,下体一根黑黝黝的巨棒,马上想要破裤而出[拜托…不要啊…啊…我会害怕…]

  [小可爱…难道…你还是处女吗…]

  [嗯…]

  媚玲像是做错事情被人发现般,闭起眼睛害羞的点着头[别怕…我会很温柔的…]

  奇哥知道她还是纯洁无暇的处女,更是窃喜不已,怎么可能放过眼前的美人儿[来…放松心情…我会好好爱你的啊…乖美人…]

  虽然到现在都还搞不清对方的名字,但是奇哥用他一惯的低沉嗓音,在媚玲的耳边甜言蜜语一番,彻底瓦解除少女的心房奇哥的下体勃起一根粗大阴茎,龟头因为冲动而流出透明的淫水来,他把龟头抵在媚玲的阴阜上面磨擦,直到爱液横流泛滥成灾后,用力的往内一顶,唧~~~~一声,龟头马上冲破处女膜,未曾让人探索的阴道,就这么的被人硬塞进大阴茎,窄小娇嫩的阴道被人强力的惯穿,经过几次的来回突刺,巨大的阴茎终于完全被包容入阴道腔体内[啊…啊啊…天啊…痛…]

  媚玲下体撕裂的创痛让她险险昏厥,她不停的喘着气哭泣起来,拼命想要推倒压在她身上的奇哥,但是力量软弱的她,如何能挣脱男人的摩掌,只能皱着一张俏脸,吃力的忍耐着下体的疼痛,等到他泄精为止而奇哥呢,他正在津津有味的品尝眼前美少女痛苦的模样,他有时吸吮着媚玲口中的津液,有时又会吸吮着鲜嫩草莓般的少女乳头,下体感受着处女紧致美妙的紧缩感,夹着他的鸡巴爽呼呼的,对媚玲阴道的活塞运动虽然不是很顺利,但是每一次的肉体冲刺都是全新的感受,少女又热又紧的阴道,紧紧包夹着阴茎磨擦,畅快的酥麻感,让他忍不住加快摆动的速度,用更猛的节奏操着鲜嫩阴道[啊…喔喔…啊啊…]

  奇哥来到性高潮的巅峰,体内的精液狂喷而出,俩人同时都发出呻吟声[小美人儿…还会痛吗…]

  刚结束一场美妙痛快的性交,奇哥不禁对眼前的少女起了怜爱之心,尤其是看到媚玲眼角挂着二行泪珠,还有床单上面斑斑血迹,再再打动人心[呜…]

  媚玲点着头又摇着头[来…我们洗澡吧…]

  奇哥体贴她下体的疼痛,温柔的把她抱进浴室里头,帮媚玲做清洁工作,用沐浴乳帮她抹遍全身的肌肤,尤其她那对惹人怜爱的乳房,爱不适手的洗了又洗,细小如肌肤同色的乳头,更是整个放进嘴里头吸吮,媚玲受到公主般的对待,险险都忘记阴阜的疼痛[媚玲…来…让我看看你的伤口怎么样了…]

  媚玲刚洗澡之后,突然听到奇哥提出另人害羞不已的要求,媚玲非常不好意思的让他扒开大腿,将她美丽的阴阜张开在爱人眼前,下体不知不觉的自动湿濡起来[哇…好美啊…]

  奇哥的眼睛几乎贴在阴阜上面,他用双手指推开大阴唇,仔仔细细的观看媚玲整个阴阜,数着粉嫩肉片及埋藏在里头的皱折,鼻子闻到少女幽幽的阴体味,忍不住伸长舌头来舔,把媚玲弄的又羞又酥又痒又爽的,不住的呻吟[喔…不要…喔…啊啊…啊…好舒服喔…喔喔……]

  媚玲在他的口舌拨弄之下,得到第一次与异性性交高潮[来…握着我的鸡巴…试试看吧…]

  他捉着媚玲的一双小手拿去碰触阴茎,头一次摸到男人的阳具,烫的媚玲整个人都瘫了,奇哥一根变得粗大的阴茎再度耀武扬威[我要进去了…]

  不管媚玲的死命挣扎,奇哥用他的男性暴力征服了她,阴茎粗鲁的插进阴道里头,趁着淫水的滋润,孜意的舞动进出她的下体[啊…小美人…我好爱你喔……]

  奇哥在媚玲的身上射精之后,忍不住讲出真心话就这样的媚玲成了奇哥的秘密情人,每当奇哥寂寞难奈的时候,只要一通电话打给媚玲,她就会不顾一切的飞奔到他的怀里面,安慰他饥渴的心灵跟身体,而受到奇哥耐心的调教及开导,加上媚玲对他的崇拜,每次性交几乎都配合他的要求[媚玲…过来吧…掀开裙子让我看看你的内裤…]

  [嗯…]

  媚玲听见爱人的呼唤,就会主动张开大腿来,让爱人观看自己的私处[来…帮我含着鸡巴吧…]

  [好…]

  无论在何时何处,媚玲都会毫不犹豫的跪在爱人面前,捧着肉棒放进嘴巴里头,连爱人射出的精液,都会一滴不剩的吞进肚里就这样俩人维持了一年多的关系后,有一次奇哥与某位有夫之妇传出绯闻来,对方是有头有脸的政治人物之妻,奇哥为了避嫌,马上跟还在读大学一年级的媚玲求婚,媚玲马上办理休学跟奇哥匆匆结婚,才免去一场风波,没想到二人蜜月旅行时,却历经一场另人难堪的遭遇话说二人选择到夏威夷这个美丽的热带天堂度蜜月,在有名的威基基海滩边的渡假小屋里头,享受着俩人如胶似漆的甜蜜之旅,白天刚参观完战争纪念馆,晚上就在小木屋前的海滩上喝酒聊天,听着奇哥低沉沙哑的嗓音唱情歌,仿佛世间一切的美好都降临在媚玲身上可惜好景不长,这时候从马路旁走近三名醉醺醺的美国水兵,突然闯进她们俩人的小天地,用粗鲁的恶言辱骂她们,仔细一听原来他们把媚玲当成日本观光客,骂她是日本妓女,还媚玲二人丢掷酒瓶[不…不…我们是从台湾来的…不是日本人…台湾…台湾…我们是台湾人…]

  奇哥操着不甚流利的英文向他们解释,媚玲吓得赶快收拾细软往房间跑[干干…小日本人别跑…你们奸诈的偷袭我们,害死我们同胞,现在又在赚我们的钱,让大家都丢了工作…干…别跑…别跑…日本鬼子别跑…]

  三名水兵发着酒疯追逐她们来到房间门口,刚进门还来不及锁上房门,碰~~的一声,三名粗壮像条牛的大兵,粗暴的把门撞开来,连奇哥也被撞倒在房间地板上,粗硬的马靴迎面踢在他的肚子上面,痛的奇哥眼泪胃液都吐在脸上,躺在地板上不住的喘气呻吟[哇…好可爱的日本妞,陪我们跳舞好吗…]

  一名大兵不怀好意的捉住媚玲,毛绒绒的大手就摸在脸上,粗糙的手掌刮在脸上,痛的媚玲哇哇大叫[痛…你放手…]

  奇哥这时用他最后一份气力,奋力的推倒调戏他老婆的水兵,在一阵混乱的咒骂声中,奇哥还是被众人压制在地板上,用皮带将他的双手反绑在背后,铐在床柱子旁,俊美的脸庞眼睛却流出血来,痛苦的呻吟着[老公…老公…你怎么啦…老公……]

  媚玲忘记自身的危险,想要营救奇哥撕~~撕~~媚玲身上的小洋装,很快的就被几双大手给撕裂开来,身上只剩下薄薄的亵衣,引起水兵们的哄堂大笑[媚玲你快走…不要管我了…你先逃命啊…]

  奇哥拼命要媚玲先逃跑,一个水兵却拿着媚玲身上的衣服碎片塞进他嘴里头,让他说不出话来,只能忿恨的张着一对眼睛瞪他们[这个日本妞皮肤真是白啊…不知道阴阜美不美…大伙要看吗…]

  [哈哈…好好…好…哈哈…]

  三名水兵用色咪咪的眼神看着媚玲,发出垂涎三尺的吓人模样[不要…不…啊…不要过来啊…]

  媚玲仅存的亵衣裤,阴阜耻毛的黑影若隐若现,上身的蕾丝乳罩挤出深深的乳沟,窄布遮不住里头的春光,让三匹野兽看了色性大发,一起将媚玲抬到大床上,轮流猥亵她的身体娇小力弱的身躯,如何能抵挡三名大汉的攻击,媚玲的双手被人用力拉过头绑在床头上,双腿被二名大汉一人一边的拉开又拉高,三个人就这么嘻嘻哈哈的玩弄媚玲的身体,她的乳房被一双绒毛大手用力的又压又拧的变型,乳头被人粗暴的捏起揉搓,下体的阴阜被水兵粗暴的分开来研究,大阴唇被强力的扒开开的,里头小阴唇肉片让人深入抠抠摸摸的,让媚玲下体感到又痛又酥麻,连已经不多的阴毛都被扯下好几根来[哇…哇…痛啊…啊…痛啊…救命啊……]

  一名大兵用他的肥指头,猛力的插进媚玲的阴道里面,快速的在阴道内来回抽动,然后变成二根指头的剧烈活动,另一名水兵也将中指插进媚玲的肛门里面旋转,媚玲只能流着眼泪,惊恐万分的任由三人在她身体上胡作非为[日本来的小妞,怎么样啊…喜不喜欢美国大屌啊,等一下让你尝一尝看看…干…臭妓女…都流出那么多水来,等着我来干死你这个日本妓女……]

  大兵边挖弄媚玲的阴阜边骂她妓女,然后纷纷掏出他们的大鸡巴,一边自己套用,一边用龟头磨擦她的身体,引的媚玲惊叫连连一名皮肤黝黑的黑鬼提着20公分长的大肉棍,阴茎圆周有小孩手臂那么粗大的家伙,来到媚玲的大腿中间,他首先吐出一团腥臭的口水抹在媚玲的阴道口,然后又吐出些口水抹在龟头上面,对准媚玲的窄穴洞口磨擦,媚玲吓得全身缩成一团,无奈被二名大汉一人一边掰开她的大腿根,让她根本就完全无法动弹[啊…痛死我啦…救救我啊…痛……]

  唧~~的一声,整个粗大龟头就突然挤进窄穴里面,水兵对着阴阜用力的捅干了好几回,直到龟头都刺到子宫颈口了,但是阴阜外面还有5公分阴茎没有进去,有如棒球那么大颗的卵蛋垂打在媚玲的屁股上[哈哈…这小妞的穴真是紧啊…真是爽死我了…嗯…我干…干…真是爽耶……]

  黑人水兵爽到庛牙裂嘴的向同伴诉说他的爽快[真的吗…那你还不快一点…我的家伙也快要喷出火来…快点啦…大伙可以多分几次玩……OK]

  [好啦…我快点干就是啦……]

  [这小妞好象也很爽啊…你们看她…喷出好多水喔…哈哈……]

  [对啊…这妞看到我们的大屌,快乐的手足舞蹈呢……] (天~~~~~~啊,媚玲是被插到尿失禁,喷出尿水来的)黑人水兵卖力的干了5~6分钟后,才把腥臭的精液喷进媚玲阴道里头,然后换另一名白人水兵接着强暴媚玲,白人水兵也有根粗大像手电筒的大阴茎,虽然有精液的润滑,还是不容易的插进媚玲已经被撑大的阴道里头,水兵进入窄道内,开始猛干媚玲的阴阜[哈哈…你们快看,这妞被我的大屌干到高潮啦…嘻嘻……]

  (不~~~不是啊,媚玲是身体在痉挛)最后那一名胸毛很多的大兵等待的有些不耐烦,还用指头干着媚玲的屁眼,直到同伴泄精后才跟着轮暴她,可能是等待太久,有着20公分粗大鸡巴的他,只干了几分终后,就把阴茎插进媚玲的嘴巴里头射精,让媚玲吃进一肚子的坏水,最后那名黑鬼又再次强暴她,最后把精液射在媚玲脸上,把她一张美丽俏脸涂成大花脸媚玲如何能够抵挡三人这样的暴行,人早就痛晕在床上不醒人事了,被绑在一旁可怜的奇哥,目睹老婆被人恶狠狠的轮暴,心中真是痛不欲生,就算不忍看见媚玲被人轮暴的痛苦模样,但是水兵们故意夸大媚玲淫荡的讲话,还有彼此间谈笑及肉体插入的啪打声,声声钻入他耳中,不想听都不行[哇…你们大家看啊…那个小日本人看见我们强暴他的女人,鸡巴居然还会勃起喔…看起来比我们大伙都兴奋…我们也把他的裤子脱下来看看……]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